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遥远的人比遥远的风景更遥远

我能做的只是做好每一个阶段的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太阳黑子》  

2010-05-17 00:37:47|  分类: 悦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看完《太阳黑子》,想起很多词,但终究是表达不出来。有点哽咽,兴许是内心有着感慨。近十万字的小说,看了6,7个小时,中间有些断断续续的过程,但是内心的感动和震撼却没有间断过。

       人生有过失,然而情感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赎罪和流淌。当伊谷夏坐在杨自道的车里,一遍一遍竭斯底里的问“你会不会爱上我”,而杨自道沉默了50公里,表情淡漠的时候;当伊谷春不动声色地聊起西陇的案子,而辛小丰摸着哈修的头,只是低着声音问了几句的时候;当比觉在鱼排上望着天空发呆,狠狠地吸烟的时候;当尾巴住院,三个人手忙脚乱的时候,我才发现,他们逃避,他们退却,他们忍让,他们竭尽所能地不想再留下什么,然而其实他们终究逃不过内心最原始的冲动。杨自道一再地回避伊谷夏的爱,然而却无力抗拒她走进自己的生活。明明爱得很痛,却放不开手,远离她却不离开她;辛小丰拿着微薄的工资依然在警局出生入死的做,冷静,很少说话,和伊谷春并肩作战,即使知道伊谷春是他生命里最大的威胁,在生死关头仍然义无反顾的选择救他;陈比觉埋没在鱼排的繁忙工作上,忙碌在照顾尾巴上,然而偶尔在尾巴睡去或是一个人深夜的时候,还是会看着天空发呆,望着他熟悉的星座,把所有的怨怼都转移到狠狠地吸烟上。

       生命曾经给过的太多的选择,其实无不通向一个远方,不同的是过程。说到底,人生不过是一种被选择的过程。 每一步都是选择,每一步都是十字路口,人生就是在这样的选择中继续,而我们就是这样摸打滚爬,步步为营地走下去。如果他们三个当年有勇气选择面对选择自首,也许就不用承受这份长达十三年的心理煎熬。但是如果这样,杨自道会错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辛小丰会错过一个出生入死的兄弟,而陈比觉也不会遇到尾巴,不会这么深刻的了解他对天文学的热爱。生活只是这种选择的具体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很想好好地说说这个故事,可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。从13年前的那个案件开始,我想这对于他们难免不公,从他们对尾巴的悉心照顾开始,像小说里的结构一样叙述,我怕自己没有这种概括能力,不能简言言之。所以还是说每一个人吧,这也符合我的观点:每个人都有享受生命的权利,无论他做过什么,或者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【听说爱情回来过】    这是杨自道的故事。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伊谷夏会爱上杨自道。一个是家里有钱有势的小姐,一个是的士司机。第一次相遇是伊谷夏肚子疼的倒在了路边,被杨自道救起,并送回家。从这以后,伊谷夏出门就打电话给杨自道, 杨自道成了她的御用司机。一次次的坐车经历让伊谷夏越来越迷恋杨自道,然而杨自道即使很多次心头潮热,即使在伊谷夏的手机多次打不通心急如焚的情况下,面对伊谷夏,依旧淡漠。因为他知道他给不起承诺,给不起她需要的一切。有一天他会离开,永远的离开,没有再见。然而聪明如她,怎么会觉察不出他的异样。她曾经一不小心就猜中了他隐藏的秘密,但是又故作调皮的扯开话题,回家后只能恨他的愚钝与麻木,躲在哥哥伊谷春的怀里痛哭。在去华溪的车上有一段让我很感慨的对话。原文如下:

       杨自道开始重新发动汽车。

       伊谷夏说,你会不会爱上我?

       杨自道开始疾驰,开得非常专注。

       伊谷夏说,你会不会爱上我?

       杨自道自己开始咬转开冰红茶瓶盖,喝了几大口,再摸索着放好,然后,他开始摸索香烟。伊谷夏拿起烟盒,抽出一支放在自己嘴里,点着了,塞他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你会不会爱上我?伊谷夏说。

      杨自道毫无表情,他深深吸着烟,摇下一点车窗。(省略)

      当然,到最后接到辛小丰的电话的时候,杨自道还是冲进伊谷夏的店里,向这个他想爱但不敢爱的的人表达了爱意。伊谷夏哭着但是无能为力的看着杨自道被哥哥带走。

      看到杨自道冲进店里吻伊谷夏的时候,差点哭了,看到伊谷夏在杨自道注射死刑的时候还趴在他床边,不愿离开直到被警察拖开,我终于还是哭了。因为有种感情,只能缅怀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愿意】这是辛小丰的故事。当年的一时冲动放下的错,现在要用一生来赎罪。自从进了警局,辛小丰就没有请过一天假,每次行动他总是冲在最前面。最累最苦,却没有换来他的心安理得。吸烟的时候,他的头总是低低的,眼神迷茫但是有着冷峻的不容置疑。每次吸完烟,他总是用左手捻灭,然后扔掉。与伊谷春的认识和暗暗较劲,才让他发现其实他并没有放下心里的包袱,于是当台湾的那个男设计师投怀送抱的时候,辛小丰没有拒绝,反而依稀觉得他才是真正理解他的人。其实每一个描写辛小丰的细节我都很感动,因为他的坚毅与沉默。可是还是选一个画面吧,太多了我写不完。原文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两人离开秋千,往公园门口走。辛小丰说,我知道你会找我的,老何那摊赌资,实际要再多四千五。

         伊谷春站住,看着辛小丰。

         辛小丰没有回避他的目光。是我拿了,在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伊谷春说,简报已经出来了,那数字就是正确的。但是,我会在合适的时候,把它归还法律。这钱我出。因为我们一样出生入死,而你的报酬只有我的五分之一。我也不会对你说,下不为例。因为我的个人爱好,并不等于你的。这种事情,我只能,等你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没有再说话,哈修不断跑远,探路似地又返回接引他俩,一路只听得它张嘴呼吸的嘿嘿声。进了所大门,伊谷春回自己的办公室,辛小丰把狗带回后院。一会儿后,辛小丰又上楼进了伊谷春的办公室。伊谷春在换便衣。辛小丰说,我能不能休息一段?

        伊谷春停下来看他,目光又不解也有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辛小丰说,小孩还没找到保姆,需要有人照顾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四千五有关系吗?我们直接了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你在报复!伊谷春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,他不愿意让辛小丰感到他多么习惯他的工作默契。辛小丰低头牵了牵嘴角,在伊谷春看来是个友善的,非常有魅力的微笑。(省略)

       这里面有种不能一言蔽之的默契,但是分明是对立的角色。出生入死,被误解,被埋没,忍气吞声,甚至走上BL的路,在辛小丰的心里也没有半点悔意。这样的人生,是赎罪,我愿意。

      【有你的那片天空】这是陈比觉的人生。怎么说呢,比觉是一个很理智还是一个很冲动的人呢?他很世故的利用了伊谷夏,说这是搞科学的人务实的精神,讲求实际。我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个人,但是除了他给尾巴讲故事哄她睡觉的时候。不好怎么评价,有时候时间可以把一个人磨得无棱无角,有时候时间也可以把人折磨的暴戾至极。有两个说不上是对立还是一样的对比觉的描写,只是在我看来,这样的他都是不安的,因为他内心的安全堤坝早就塌陷。原文如下:

        1.比觉赶紧帮她救鱼,伊谷夏也蹲了下来,打水。鱼在盆子里惊魂未定地大口呼吸。伊谷夏说,没事了,没事了。卓生发沉默着,看着令伊谷夏难过,她暗中动了动比觉。比觉还在检查尾巴是否受伤。伊谷夏动他,他知道她的意思,但是,他假装没有感觉。如果今天尾巴再度受伤,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把这人,狗,鸡统统扔进水井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伊谷夏走到卓生发身边,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,便也蹲下,想摸摸小卓,不料小卓不知是不信任,还是疼痛生气,立刻对她进攻性地狂吠。伊谷夏猝不及防差点仰后摔倒,比觉手快,一把拉起她并拽移到自己身后。卓生发急了,大喊,它是不会咬她的!

        比觉斜了他一眼,目光充满了轻蔑。

        2.在病房门口,辛小丰给陈比觉打了电话,大致说了情况。比觉非常不高兴,指责他们总是把事情搞糟。根本没有必要多管闲事!他说。辛小丰说,算了,碰上你,你未必就不管。比觉说,平时要死要活你们自便,现在,尾巴在你们那,很快还要花大钱做手术,你们做事考不考虑后果?现在又要花一大笔钱!辛小丰有点不高兴了,这么多年来,他们在一起,大部分都是花杨自道的钱。比觉没有几个钱,跑船的时候好一点,他也都买天文书和望远镜之类了。有次在船上打架,还把一个相当高档的天文望远镜丢海里了。杨自道要给他钱,比觉没好意思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辛小丰说,你别跟我说钱的事!

        比觉说,昨天尾巴就跟我说了,他自己还轻描淡写不想接电话。我他妈还懒得问!现在好,事大了!那个他帮着抢回钱的那户人家,至少要出医疗费吧?你找他们要去!

         你够啦!!

         你也他妈的小心点!既然说好要死一起死,就别他妈的一个个像疯狗一样幼稚!我还等着观看十一月两百年来最壮观的流星雨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说完,辛小丰就把电话挂了。(省略)

         也许失去了安全感的人,也就失去了内心的一道屏障。外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内心的狂风大浪。而没有屏障的他也就无力对抗内心的汹涌澎湃,只能任其肆意,懦弱的像一个身处海洋中心却遭受海啸袭击的孤岛。

 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篇小说不是我这样肤浅的截几个片段就可以说清的,只是有点感触。写完这篇东西的时候,刚好看完《被选择的生活》,发现自己的哲学竟然和作者的有点像,不可思议。当然,其实也没什么,反正生活都是被选择的,无论你的哲学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年3月4日 21:21停笔

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